易白:“诗”是一生的修行“诗和远方”应是“志存高远

核心提示:以前执行重大行动的时候,几天没吃饭且灰头土脸的,山下的人民群众送来了热乎乎的盒饭,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香的盒饭。部队回撤的时候,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在路的两边送别,那一刻我内心笃定的知道——人民,就是我的这辈子的亲人!我生平第一次因为自己是党员和军人,感到骄傲和自豪。唱到“人民”两个字的时候,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两个字的厚重,内心也是一阵辛酸,一阵愧疚!觉得对不起人民,为人民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。——歌手易白

近来,经一位朋友分享,偶然播放《唱给人民的信》这首歌,越听越发觉得耐人寻味,于是便想动笔,也写篇乐评。

第一反应是:“ 一个平民歌手,有什么资格像大领导一样和人民谈心,而且还是用音乐这种形式 ?”

关于《唱给人民的信》这首歌曲的音乐赏鉴,笔者也拜读了一民先生发表的乐评《 真正的文艺创作应陪伴人民走出人生低谷 》一文,总体感觉分析比较透彻,观点和见解也比较独到,具有一定的学术参考价值。

《 唱给人民的信 》这首歌,笔者单曲循环多遍早已泪目。这是非常难得的文艺精品,因此笔者一定要为这首歌写一篇文章。 这 首歌曲,改变了笔者对于此 类文艺创作 选题的“排斥反应”。

在这里,笔者先引述一民先生乐评文章选段:没有气势磅礴,没有恢宏大气,没有拍X马屁,歌者只是通过这首歌曲想和人民群众谈谈心。

因为时下,并不缺乏占据头部位置和流量池的“假大空”创作。 在这里,笔者虽不点名,但要大力批判一次,尤其那些 急于出作品,急于出名,急于 完成 创作 任务 ,急于出成果,急于当 明星的各位顶流的、当红的、超级的、人气的、偶像的,还有各位大佬、大咖。

奉劝一句:没有深入基层的生活经历、生活体验、生活感悟,没有扎实 的 党性 修 养 和 思 想 觉 悟,就不要凑热闹,搞一堆“ 假大空 ”的文艺作品, 搅 浑文 艺圈,那样 情绪很假,题 材很大,思想很空。

原本笔者是非常排斥听此类创作选题的,笔者甚至认为歌词中的一些话,轮不到“小人物”来写或者演唱,但是后面听懂这首歌曲之后,笔者内心其实挺惭愧,挺鄙视自己的浮躁和浅薄。

歌手也坦言:“ 部队回撤的时候,成千上万的人民群众在路的两边送 别,那一刻我内心笃定的知道——人民,就是我的这辈子的亲人 !”

歌曲《唱给人民的信》 音乐唱作人易白 2007年随野战部队支援地方武警 在苍山执行扑火任务

歌曲《唱给人民的信》的音乐唱作人易白,参军时期曾多次随部队参加各种急难险重任务,2010年得知15名战友在执行扑火中牺牲的消息,他含泪创作了组诗《亡魂之歌》感动了许多人,后来该诗获全国学术类诗歌奖项。

歌曲的另外一位词作者,于静波是一位转业军官。疫情期间,也在抗击疫情的一线服务人民群众。

这说明,文艺创作者必须深入基层,贴近群众,才能创作出接地气的,有历史厚重感且深入人心的文艺作品。

“ 人民 ”属较大的创作选题,并非常人能驾驭。他需要唱作人具备社会阅历、政治领悟,声乐功底、音乐理论等综合沉淀,更需要唱作人内心诚恳、求真、务实,才能写好唱好此类选题。

《唱给人民的信》是一首扎根社会底层,心系人民群众,且具有故事性、思想性、哲学性、文学性、音乐性和社会性的流行歌曲,许多来自体制内的“大佬”纷纷认同这首歌曲,就连体制外的人民群众,笔者朋友圈里的朋友们,听着也喜欢。易白这位来自深圳龙岗的退役士官被许多人熟识。 这说明,接地气的文艺作品,群众会帮忙宣传转发和分享 。

在这篇文章里,笔者想结合自己的感受,还有对社会的一些洞察,来尝试论述一下,如果写得不好希望各位读者体谅,权当作是一篇听后感。

相信大家深有体会: 自疫情发生以来,朋友圈和网络上关于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”一类题材的诗歌和音乐,数量前所未有之庞大,短时期内的创作量巨大爆发,让笔者无暇细细品味,之后闲暇之余,细细品味又深感“惶恐”和“不安” 。

惶恐,是细细品味之后,发现此类 作品数量之庞大,但文艺精品却如凤毛麟角 。

尤其是品味了诸多夹杂“名”与“利”的创作动机后,对于中国的文艺创作思潮,或多或少感到颇为不安。

许多附庸风雅,图名挂号之辈,在抗击疫情期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创作出了情绪很“假”,题材很“大”,思想很“空”的,所谓的抗疫歌曲和公益歌曲。

让人不解的是,一些连自己 为何入党?何时入党? 党籍所在支部全称或简称、入党介绍人名字都不知道,甚至连党员的义务是什么,甚至可能是连党章都没有认真翻阅过的“ 伪文艺创作者们 ”。

在国难当头的时候,对于抗击疫情的文艺创作热度如此之高,且创作速度如此之快?一夜之间,铺天盖地,这些“伪文艺创作者们”的“党性修养”和“政治觉悟”,着实让笔者吃惊和佩服!

这些“假大空”的“伪文艺作品”,举着“抗疫歌曲”的旗号,披着“公益歌曲”的外衣,迅速占据各大媒体头部阵地,难免让受众对此类作品,或多或少有些排斥和不安,仔细品味其中“浮躁”和“功利”后,对于中国今后的文艺发展,难免会感到许些忧思和惶恐,毕竟我偶尔也喜欢写点东西。

平时,这些并非发自内心,歌颂祖国和党的“伪文艺作品”,给受众的常见印象除了“ 假大空 ”,也许是“ XXX马屁 , 唱XXX赞歌 , 趁XXX热度 ”。

多年来,笔者对此类“ 伪文艺 ”总是避而远之,也不去发表什么感受或意见。

基层公仆应该牢记,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,但有些人曾几何时敢为了人民的利益和上级领导真正叫一次板,思想立场曾几何时是和人民群众真正的站在一起?

就连一个唱作歌手的“ 党性修养 ”和“ 政治觉悟 ”,感觉都比某些人诚恳、朴实,甚至让人泪目!

据一些相关新闻,笔者了解到,他和另外一位创作者于静波,曾是军人,也是党员。而且他的创作动机,是站在一个退役军人,不忘初心的角度,去写这首歌曲,唱这首歌曲和人民群众谈心交心。

在这首歌里,他们不是那种夸夸其谈的“伪文艺青年”,他们的创作也不是那种“假大空”的“伪文艺作品”。

这种创作是真正建立在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政治觉悟上,也是真真正正扛过枪,守卫过国土,为人民服务,具有一定扎实沉淀和党性修养的创作动机, 这种动机是发自内心,并且是强烈的,真实的,诚恳的 ,是真正和社会底层人民群众站在一起的。

《 唱给人民的信 》这首歌,歌手的演唱让笔者感受到他和人民的对话,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坦诚!这种坦诚,让我想起《 人民的名义 》里面的“ 李达康 ”。

歌曲的创作动机,体现出创作者对家国和人民命运的忧虑,其创作的思想意志体现也是积极和坚毅的。

笔者认为: 中国的文艺创作和发展,应多推崇此类文艺精品,也应多宣传此类正能量的音乐人。而非那些占据媒体头部头条位置的所谓“韩流风、小鲜肉、娘娘腔”,因为这些畸形的“伪文艺”是非常可怕的 !

大家试想一下: 本应是投身军营,保家卫国的血气方刚年纪,小伙子们都想当偶像派明星,然后浓妆艳抹,戴着假睫毛和耳钉,为了圈粉又唱又跳,歪头咧嘴就为了圈脑残粉,女的则扭露大腿,在屏幕中搔首弄姿。这是一种“ 社会病态 ”,也是一种“ 低俗趣味 ”。

我们应该多推崇和宣传一些扎根社会底层,类似《唱给人民的信》一样,有理想且有情怀,能够引起党内党外和人民群众强烈共鸣的纯文艺创作。

笔者时常在思考, 我们国家年轻的“伪文艺青年们”是否曲解或误解了“诗与远方”的浪漫主义 。

为娱乐至死而过度消费,然后打卡景点发圈,真的有必要吗?挥霍父母的血汗钱,或刷着花呗、借呗、微粒贷等借贷高额消费,或跑去西藏、青海之类荒无人烟的地方,在风花雪月中吃喝玩乐,发微博或朋友圈,难道这种高额消费、超负荷消费、毫无思想沉淀的吃喝玩乐和旅拍,就是所谓的“诗与远方”吗?诗与远方应该是人生理想和社会责任。

笔者认为这是一种“ 病态文艺思潮 ”,它是一种“ 伪文艺 ”,也是“ 垃圾文艺 ”,更是没有营养,没有理想的“ 低级娱乐 ”。

这种“病态文艺思潮”,对于下一代的熏陶和影响是非常一种扭曲和误导,实在让人担忧啊!

什么是“诗与远方”? 歌曲《唱给人民的信》的演唱者易白,当他发现自己的名字被《初中语文》收录后,他反应淡然且不骄不躁,在微博写下这样一段话:

希望下一代向往“诗与远方”同时,胸怀“家国大义”,懂得“明辨是非”。所谓“诗”是一生的修行,所谓“远方”并非一次旅行,而是“志存高远”。

作者小传:格子里,自由作家,曾有若干杂文、言论曾发表于小报小刊,偶有短文发表网络,只为畅所欲言,记录思想感悟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